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重新浮现的时光  

2014-04-26 16:28:46|  分类: 空谷传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有年假期我回去“认家”!因为那年我们有了新房。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曾说过,我们平均每年搬一次家,直到我们住进楼房之前,那一年我正在读小学二年级。而之前的若干年我一直是和奶奶在一起,直到她过世,我也基本就到了学龄。

原来父亲调动单位是说给分房子的,后来不知怎么,总之是没房。新房是爷爷的老房子动迁之后给的,一共三套。据说当时完全可以要四套,后来也是有机会协调的。只是大家忙于“内战”,错过了机会。

爷爷身边原是只有小叔小婶,后来六叔从乡下返城带着六婶回来,和他们住到了一起。那时小伯也从外地调回来了,不过他们单位有给房。父亲调回去的时候,因为单位许了房却没给,而动迁已经结束,偏偏就没了房。

如今三套房,小伯明确表态“自己有房,不要”,小叔和六叔一人选了一套,还剩下一套最小的,大概父亲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这套房应该归他使用”(那时还没有房产权),战争由此引发!

我并不了解详细的过程,总之,一切都聚焦在我六婶身上——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女人!小婶也被她欺负得够呛,现在她就是不同意这套房给父亲用,并且不择手段——据说她甚至扑到父亲怀里说父亲调戏她,更不要说打碎所有临街窗玻璃一类的事情!而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是不知情的。

 

那年假期我回家,那天我站在大门外,天气特别好,刚巧遇到六婶袅袅婷婷地走过来,我便与她打了招呼,还聊了几句闲话。在我记忆中我总记得小时候去她和六叔下乡的地方,她招呼宰羊给我们吃,我甚至还记得那口锅里水汽沸腾的景象。即使是现在,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依然会隐隐浮现当年的情景——那座小城、那个小院、躺在床上的宝宝(贝贝)、背着暖瓶卖冰棍的老汉……

父亲或者母亲通过玻璃窗看到我,父亲将我喊回房内,便劈头盖脸、铺天盖地、没有青红皂白地对我一通喊叫,那种怒气,我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同样,我的诧异、不解,也让我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原本就夫妻反目(那时父母因为离婚已经闹腾了几年),如今又兄弟成仇! 这种对心灵的震撼,让我选择了出走——离家出走!

 

我想我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考虑要参加工作,而不是去念大学。因为我“已经”离家出走,经济问题被提到了首要位置。当我向父亲宣告这个决定的时候,我清清楚楚地感受到了他所受到的打击,他的伤心,一如当初的愤怒,我没有任何语言可以形容。经过几次“谈判”,父亲终于许愿给我安排工作,我才同意和他回家。而事实上他也并没给我安排工作,而是经过种种讨价还价之后,我答应他继续去读书。

虽然我也并没有全心全意地去读书,但今天看来,读书——读大学,应该是你人生之路必须的经历!我非常感激父亲当年的执着,没有因为我对他的伤害而放弃。以父亲不屈不挠的性格而言,不是易事。

 

“离家”的那段日子,正是高考备考的日子,因为立志工作,学校几乎都很少去,以至于有段时间我甚至记不清自己是哪个班的,班级里的同学也记不得。很奇怪当时我是怎么说服老师的,居然没有人追究。不去学校也是呆在家里,看很多书,甚至还制订了完整的复习计划和复习大纲。

那时候经常去一个男同学家里,因为分班以后联络不是很方便(那年代还没有传呼、手机什么的,连有座机的家庭都是凤毛麟角),经常遇不到他。我总喜欢坐在他家客堂的沙发上,光线从侧面的窗户透进来有些昏暗,可以和他父亲聊聊天,也可以就那么坐着。即便是遇到,可能听他胡侃神聊,即便心中有不认同也不言语,也可能只是听他们在隔壁房间娱乐,若有若无地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时光就那样一点一点地溜走,世界安宁而美好。一旦离开那里,世界仿佛就变了颜色。

那时也许不懂恋爱,毕竟心里很固执地认为“迟开的玫瑰”更香更艳(后来听他说起,他也曾那么认为)。当时还有个大男孩从我念初一的时候就一直追我,一直到我中考,大家终于达成共识:只做朋友不谈恋爱。他对我一直很好,时光飞逝,几年的时间就那样过去了。进入高考备考时间,他忽然提出要发生关系,我现在想想他或者是想能留住我,但当时只是生生地拒绝了。他很受伤的样子,走了。再也没来(他再来找我已经是我念大学以后的事情了,只是为了来看看我。大家补拍了合影,以悼念一段失去的时光。而我总记得他的笑,深深的酒窝)。

 

忽然有那么一天,我突然开始憎恨自己,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完美”!那种破败、无家可归、无路可去、无人可诉,我只想把一切斩断!

男生来我家的时候,我已不记得时间,不记得他是怎样来的。只记得他说饿,我便给他炒鸡蛋,因为紧张放了好多油进去,却没放多少盐。蛋炒出来的样子松软娇嫩,在盘子里释出很多油,口味又淡,真不知他是怎么吃下去的。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已经不记得,怎么提起来的也不记得,后来他说“我说要给他生个孩子”。那之前我们从来没有过什么亲昵的行为,那之后也没有,似乎也没说过什么亲密的话。可是我们一直以为我们曾经深爱过彼此,尽管到今天也不曾有人提起过。

我一直很遗憾,他没有让我“给他生个孩子”。虽然我不敢确定他这把钥匙一定能为我打开另一扇生活的大门,但我一直遗憾,我的初夜没能给一个我深爱的人,那一直是我心里的一个隐痛,是我为自甘堕落付出的代价!

多年以后,每见到他,我都会内心惴惴。而每次见面都如不曾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看着他成长、进步。

就那样选定了,不因为什么,或者,那也是爱情吧!

 

很多年过去了,我发现我不仅是忘记了很多细节,我的记忆也曾大片大片地脱落。如今终于能够连贯起一些什么,而一切都遥远到令人无法开口!原来一直以为很不堪的青春,也曾经那样地萌动过,被忘记的泪水重新盈入眼帘……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