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千头万绪  

2013-01-24 13:37:39|  分类: 天地玄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忽然间,千头万绪涌上来  . . . . . .

说“再见,我爱”时的那个冬天,我先是在北京,然后去了云南。在北京最后一次与他见面,送我回来的路上有点儿堵车。他不安分地绕着路,躲避着等候的静默。分手的那个瞬间,他望着我似有千言万语,我逃命一样跳下车去。

去年夏初,度第二个危险期的时候,以为自己无可逃脱。清醒的间隙和他短信,虽只言片语,却感觉到他的惶恐。撑着身子上来说:“阳光温热,岁月静好,我还没来,你怎敢老去!”。

昨夜回来时已接近子夜,那时还没有下雪。晨起拉开窗帘,雪还在大片大片地落,墙头树梢厚厚的仿佛铺了一层棉絮,不久便响起了推雪机的声音。不知自己是受了这雪天的影响,还是真的感冒了,鼻涕清凌凌地不停流淌。

小孩来电话,要办的事情依然没有着落。或许是拜大环境所赐,小孩做事总是走着京剧老生的四方步,紧不得。为此,一副牙齿矫正了两年;一张驾照学了一年。就算我不要过程,只看结果,那结果是:前者是“前牙拥挤”还在问医;后者是路考时间不能确定。

想起昨天给老母电话,28分钟的国际长途,只是一再地让我转告他的宝贝外孙要穿暖,以及挨冻的种种危害。据说,今年初,她的宝贝外孙穿着单裤、单鞋,冒着零下30度的严寒拜访她,而且不听她劝。我只好宽慰说:我们做长辈的,提醒到了就是尽责任了,听不听就由他了!孩子回来时,还不是先帮他去买了御寒衣物。又特意买了一大箱他喜欢吃的食品。

这会儿对着话筒,气贯丹田,声音立刻高出八度:我真是想不明白,难道是我的牙齿?我不会开车?我挨冻了?我受饿了? (今年学习比较努力,所以没提). . . . . .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如果你真的认为我这样打扰了你的生活,我可以什么都不说!

就这样,可以什么都不说的我,用了14分钟零3秒,把小孩说得哑口无言。撂下电话,生活还在原有的轨道上,如日出月落。

越是精细的东西越经不起折腾,为提高工作效率配置的爱疯5,自己先罢工了。实话说,除了出差时方便,没什么其他优点。我很奇怪,居然有那么多的人,允许给世界人民配个监视跟踪器来对付自己,而且还要自己掏腰包,生怕走丢了,一个劲儿地更新。

忽然有点怀念写信的年代,现在连字都不会写了!

清凌凌的鼻涕在鼻子被擦痛之后,终于不流淌了,开始堵在鼻子里头,呼吸变得有些沉重。这几日天气温暖,尽管看不到阳光,才过了晌午头,融雪滴落檐下的噼噼啪啪声,便清脆起来。

试着读书,总是不能长时间专注。终于翻到一本不需要专注的书来念,遂引出来《青衣》。

电视剧《青衣》,我以为很值得看。在水袖的咿咿呀呀里,我的泪会怆然而下。

想起来《黄真伊》里的舞蹈

冬至漫长夜
截取冬之夜半强, 春风被里屈幡仓。 有灯无月郎来夕, 曲曲铺舒寸寸长。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