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伤不起  

2012-05-27 12:37:47|  分类: 天地玄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某说“等我带你去蒙古草原,能骑马,最好是‘那达慕’大会的时候去”。很多年过去了,某已经许久不联络,大家各安天命。骑马也不不再像电影中看到的那样浪漫或者威风,令人向往。我也终于踏上了草原,虽然不是一望无垠。
没有骑马,马背上的颠簸实在不是城市人的享受。然而一样有意外惊喜——与一只充满危机的小虫邂逅。
我并不惧怕死亡,甚至带着某种期许。但对于“痛苦的死”和“丑陋的死”还是不能接受。被虫咬的委屈并非来自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来自对疼痛的无法抗拒。

这个在盆地中的城市到处危机四伏,鹰在天空中盘旋,草原蜱四处游荡。奇怪的是这里却找不到老鼠,一个去过广州的当地人,为在广州街上看到悠闲的老鼠而诧异不已。鹰并不袭击人,蜱就没有那么规矩了,会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噬咬最近的目标。我只不过是中标的一个而已。
就在我接受治疗的这几天里,先是遇到一个一样被咬了头部的女孩,再是在我住的医院病房里抓到了一只,而我自己也是在酒店的房间里被咬的。据住院处的主治医师说,她的两个小孙子都在幼儿园被咬过,不过这里的小孩是要打疫苗的,便也没有那么可怕。
我们说“无知者无惧”。如果按照原计划,被虫咬的那一天我正该离开此地,当时也不过就是拿了几片药回去吃,忙起来甚至会忽略被这个危险动物伤害过。这会儿我却躺在这里打吊瓶,而且还要为未来的一百八十天随时准备,继续美好生活,还是踏入轮回的大门。
对于那只小虫而言,我们无异于老鼠眼中的大象,却不抵它如此轻抚的触摸。

 

二十年是不是很长时间?一位二十多年的旧相识被我拉黑了。毫不惭愧地说,令他二十多年来念念不忘的场景的确是一个误会。我也很惊奇他会念念不忘,如果不是被他一次次描述和接拼,我真是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场景。我也很清楚他现在和我保持联络的意义,很多次都想过给他提供一些资讯或机会,但每次聊起来,总是令我郁郁。
是的,我厌倦了。我厌倦了陈芝麻烂谷子的腐败气息,也厌倦了觥筹交错的表面浮华;厌倦了各种嘈杂,也厌倦了躲藏。所以,我抡起大刀,毫不吝啬地砍伐,一扫而光!


记不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母亲站在凳子上拿东西,我站在旁边的地上等着接。忽然掉下来一个盒子,我躲开了,盒子摔在地上。母亲急切地问:东西摔坏了没有。我回:你怎么不先问问我有没有被东西砸到呢。此后,凡是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母亲总是会先问:有没有伤到 ...
现在想来,过去物质匮乏,什么都是宝贝,摔坏东西难免会心痛,也是情有可原的。
昨日汇报工作说:“我已住院治疗”,对方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我已经病入膏肓,工作组变成了聋子哑巴,是否要改变行程,或者立刻换人!
我说:你们这些个没良心的,我还好好坐在这里和你们说话呢,你们就这样!
本来还想着赶紧把手头的工作处理完,回公司还有一大摊事情等着呢。现在我直接要求回国复检,订四联机票,回家养着去。

工作留给健康的人去做吧!Я Больная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