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云中君》  

2011-05-30 05:31:12|  分类: 珠称夜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楚辞《云中君》,是楚人祭祀云神的乐歌。云中,指云神。云中是神所住之处。
  诗中既写了云神出行是的光华四射,以及忽然而降、翩然离去的神秘莫测,同时也写了灵巫对云神功德的礼赞及对云神的虔诚和思恋。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龙驾兮帝服,聊翱游兮周章。

  浴:洗澡。汤:热水。兰汤,用兰草泡的热水。沐:洗头。芳:芳香,指兰汤。这里写的是古人在祭祀前的斋戒等程序。华采:华丽的色彩。若英:像花一样生动、美丽。指饰神女巫的穿着打扮。
  灵:神灵,指所祭神云中君。连蜷:连绵婉曲,形容姿态柔美。既:其(表推测)。留:指留在天上,尚未降临。这句是说女巫降神时,神灵附体。模拟云神的姿态。烂昭昭:光明。烂,发光。昭昭,明亮的样子。未央:央,尽。未央即没有穷尽,不停地发光。
  謇:楚方言,发语词。将:暂且。憺:安。寿宫:上寿之宫,指云中君天上所住的宫殿,一说为供神处。齐光:指与日月同其光明。齐,同。
  龙驾:龙驾的车。帝:天帝。服:指王畿以外的地方。聊:暂且。翱游:到处翱翔。周章:周游浏览。

            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思夫君兮太息,极劳心兮忡忡。

  灵:指云神。皇皇:同“煌煌”,光彩盛大的样子。既降:已下。猋:指犬奔跑的样子 ,引申为迅速敏捷。远举:指高飞。这两句话叙写云神“一降而即去,不肯暂留”。
  览:看。冀州:古有九州之说,冀、兖、青、徐、扬、荆、豫、梁、雍九州。冀州居九州之中,古代帝都多在冀州,所以有中土之称。有余:还要多。横:横越。四海:古以中国四境有大海环绕,于是就以四海来代表中国以外的地域。焉:哪里,何。穷:尽。这里是说,云神广览四海,无不穷极。
  夫君:指云中君。夫,指示词,这、那。太息:大声的叹息。“太”通“大”。极:非常、极度。劳心:苦苦思念。忡忡:忧愁不安的样子。

 简析   

    本篇是一首祭云神的诗歌,云中之神为一男性,号“云中君”,在神话中云神名叫丰隆,又名屏翳。

    《云中君》是祭祀云神的歌舞辞。王逸《楚辞章句》题解说:“云中君,云神丰隆也。一曰屏翳。”江陵天星观一号墓出土战国祭祀竹简有“云君”,显然是“云中君”的简称,可证云中君就是云神。或以为月神、雷神、云梦泽之神、云中郡神、高禖女神等,俱不可从。

    《云中君》这篇诗是以主祭的巫同扮云神的巫(灵子)对唱的形式,来颂扬云神,表现对云神的思慕之情。凭什么肯定是对唱的形式呢?首先,诗中说:“灵皇皇兮既降”,“灵”指神。又说:“灵连蜷兮既留。”《楚辞考异》曰:“一本灵下有子字。”王逸注:“楚人名巫为灵子。”《广雅·释诂三》之说同。则此“灵子”或“灵”指云神或云神附身的巫。那么,诗中两处说到“灵”的部分,一处称说“君”的句子,都是祭巫所唱。而诗中“蹇将憺兮寿宫”以下四句和“览冀州兮有馀”二句非祭巫所应言,则又是云中君的唱词无疑。其次,《九歌》中另外四篇祭天神之诗,除《东皇太一》兼有迎神的作用,另当别论外,其余《东君》、《大司命》、《少司命》也都是对唱的形式。

《九歌》的祭祀歌舞是在夜间借助于篝火或竹明、松明、灯光进行的,所以表现出一种神秘和恍惚迷离的气氛。

    《云中君》一篇按韵可分为两章,每一章都是对唱。开头四句先是祭巫唱,说她用香汤洗浴了身子,穿上花团锦簇的衣服来迎神。灵子翩翩起舞,神灵尚未离去,身上隐隐放出神光。这是表现祭祀的虔诚和祭祀场面的。

    “蹇将憺兮寿宫”以下四句为云中君(充作云中君的灵子)所唱,表现出神的尊贵、排场与威严。由于群巫迎神、礼神、颂神,神乃安乐畅意、精神焕发、神采飞扬。“与日月兮齐光”六字,准确地道出了云的特征;就天空中而言,能同日月并列的唯有星和云,但星是在晴朗而没有日光时方能看见,如同时也没有月亮,则更见其明亮。惟云,是借日光而生辉,云团映日,放出银光,早晚霞光,散而成绮,所以说“与日月兮齐光”。这两句,上句是说明“神”的身份,下一句更表明“云神”的身份。“龙驾兮帝服”,是说出行至人间受享。“聊翱游兮周章”则表示不负人们祈祷祭祀之意,愿为了解下情。古人以为雨是云下的,云师有下雨的职责。故《周礼·大宗伯》有雨师而无云师,《九歌》有云师而无雨师。屏翳或以为云师,或以为雨师,也是这个原因。“屏”是遮蔽的意思。“翳”,《离骚》王逸注:“蔽也。”《广雅·释诂二》:“障也。”则“屏翳”之名实表示了同“览冀州兮有馀,横四海兮焉穷”一样的意思。周宣王祈雨之诗名曰《云汉》,贾谊悯旱之赋题曰《旱云》,俱可以看出古人对云和云神的看法。

    祭巫唱“灵皇皇兮既降,猋远举兮云中”,乃是说祭享结束之后云中君远离而去。“皇皇”是神附在巫身上的标志。神灵降临结束之后,则如狂飙一般上升而去。这里是表现云神的威严与不凡。“览冀州兮有馀,横四海兮焉穷”,则是云神升到高空后因眼底所见而言,表现了云高覆九州、广被四海的特征。末尾二句,是祭巫表示对神灵离去的惆怅与思念,表现出对云神的依赖情绪。祭云神是为了下雨,希望云行雨施,风调雨顺。所以云神一离去,人们便怅然若失。《旱云赋》写云开始之时积聚给沓,互相连接,“若飞扬之纵横”,“正帷布而雷动”,结果却“终风解而霰散兮,陵迟而堵溃。或深潜而闭藏兮,争离而并逝。廓荡荡其若涤兮,日照照而无秽”。风吹云散,希望完全落空。赋的末尾说:“思念白云,肠如结兮。……白云何怨,奈何人兮!”表现了同《云中君》极相近的情感。由此可以看出,《云中君》对神的思念,只是表现人对云、对雨的乞盼之情。

    此篇无论人的唱词、神的唱词,都从不同角度表现出云神的特征,表现出人对云神的乞盼、思念,与神对人礼敬的报答。一往深情,溢于言表。

全诗不着一字“云”,而万千云之形态和神态尽现。


  译文:

  沐浴着兰草做成的香汤,身着如鲜花般绚烂的衣裳。灵巫妖矫曼舞徘徊天上,神光灿烂啊永远辉煌。流连安详在云神宫殿,和日月一同焕发光芒。神龙驾车身披天帝的服装,姑且遨游在天地四方。灵光煌煌已从天降,又迅捷高飞向天上。遍览九州啊余光依然明亮,宽广的四海啊无边无疆。思念起云神啊我长声叹息,满怀忧思啊心神惶惶。

熊氏家族网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