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别错解了禅意!  

2010-10-09 22:27:36|  分类: 景行维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人见牛被绳拴着,想吃边上的草,够不着,只能团团转。就问没见到这场景的禅师:“什么是团团转?”,禅师随口答到:“只因绳未断”。问者大惊,以为师是天人,师说:“你问的是事,我答的是理。心被俗务纠缠,不得解脱。一理通则百事通”。问者感悟,风筝因绳约束飞不高,烈马因缰绳牵绊不得自由远行。进而感叹我们对权力、职称、利益、爱情、得失的追逐也像绳一样束缚我们的自由,让我们不得解脱,感叹我们应当斩断这些纠缠,获得什么解脱。

       这是段网上流传很久的禅PPT,我已经收到过好几次了,以前只觉得看起来不错,从来不深看、细想。近来经常跟些释道儒高人交流,不免对这样的传播不以为然了。这段故事,看起来很合我们的心理需求,很容易打动我们,我们的确很多痛苦来自于对权力、职称、利益、爱情等等的追求,这些追求也的确束缚了我们,使我们产生痛苦。

       但这段禅告诉我们什么了?如何斩断这些纠缠?什么都不要了,直接遁入空门?什么都没有!有人以为禅就应当这样神神乎乎,什么都不说,就解决问题,真能解决吗?

       风筝因绳约束飞不高?风筝没绳才飞不高呢!笨死了。没有绳风筝什么都不是,不用说飞不高了,也没有任何自由;烈马没了缰绳就自由了?它还得追逐水草,躲避猛兽,也得追求爱情。按照这个故事的解释,只能自我毁灭才能获得解脱了!按照这样的解释,的确应当把所有佛教信众让与基督教。因为人家至少还告诉我们,此生不论痛苦欢乐,都是上帝的安排,我们都应当欢喜的接受,而前面这种“糊涂禅”,为了逃避痛苦,连欢乐也不要了!

        真正的禅意用句俗话其实就说明白了,那就是“拿得起,放得下”。面对源源不断的烦恼,要像对待大海的波浪一样,看它不断而来,又不断而去,绝不强留任一朵浪花。

       真正的禅意,就像我说的禅说计算机操作系统模型一样,所有进程该干嘛干嘛,只是不要沉陷一个烦恼进程不能自拔,该切换时切换,该中止进程时中止进程。

       我要是风筝,我会高兴地欣赏眼下的美景,能飞得更高更好,掉下去也就当休息;我要是烈马,不会天天想着暂时挣不脱的缰绳,我愿意在骑师的引导下学会更多技巧。当某天缰绳不在时,我也会自由自在的飞奔,把那些没受过训练的家伙远远甩在后面。

      这,才是正真的禅意! 

潘辛平——读写思想

 

下面则是一则船子德诚的故事:

    唐朝的德诚和尚,悟前去找当时的禅宗大德药山惟俨禅师学法。初见面,惟俨便问:“你叫什么呀?”德诚回答:“我叫德诚。”——禅师的问答里满是打埋伏、下绊子,正常对话持续不了多久。果然,惟俨马上下一句跟着就是:“德诚又成得个什么?”这是利用谐音,开始考较对方了。德诚也换了口气:“家园丧尽浑无论”——从这个回答来看,德诚的意思应该是说自己并无所求,但用诗体回答不一定是为了营造意境,恐怕更是因为诗无达诂,话说得越含糊就越不容易被别人抓到破绽。

  惟俨得到了这么一个含糊的答案,该怎么继续问话呢?惟俨也避实就虚,唤了一声:“德诚!”德诚正要答应,却突然被惟俨把嘴掩住。德诚于是若有所悟。

  惟俨这一手,在禅宗确实是有个意义的,即截断言路,使人从本心去悟。惟俨看出德诚资质奇佳,于是作出了一个预言:“你今后将会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大大发扬我的宗风。”

  这预言非常离奇。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这怎么理解都不会是什么好话,至少我们会联想起秦观在处州和横州的遭际,但惟俨下半句又说德诚会大阐宗风,实在让人难以理解。以后我们将会知道,惟俨说的这个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并不是比喻,而是写实,德诚和尚将来真的要过这种日子。

  惟俨圆寂后,德诚、云岩与道吾三位高徒随即下山传道,但未来的路到底怎么走,大家还得商量商量。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达成了一个共识:找一处与世隔绝的荒山野岭潜心修行。事情一经决定,三人便睡觉去了。谁知到了半夜,道吾又改了注意,他的顾虑是:如果大家都这样修行去了,本宗恐怕就会后继无人。这倒是一个合理的考虑,三个人又重新商量,第二轮会谈的决议是:道吾和云岩出去传道,德诚去独自修行。

  事情这才算是真的定了下来,但德诚并没去什么荒山野岭,却弄了只小船在水面上讨生活,还嘱咐两个师兄弟,如果遇到百年不遇的佛学奇才,千万要介绍到自己这里。

  德诚的摆渡生涯开始了,当地人把德诚称为船子和尚,佛教史上便有了船子德诚这个名号。

  摆渡倒也符合佛门的一个经典比喻:佛法度人,就是要把人从此岸世界度到彼岸世界。这也应验了药山惟俨的那则预言,德诚终于过起了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的生活。但大阐宗风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日复一日,德诚度的人也不少,却没遇到一个资质好的人,难免生出“金鳞罕遇”的感叹。

  德诚在这里望眼欲穿,云岩与道吾在那边也没闲着。道吾和夹山善会有过一番交锋,觉得此人恐怕就是德诚期待的那尾“金鳞”了,便把善会介绍了去。善会见到德诚,便生出了禅宗史上极其著名的一段机锋对答。

  德诚问道:“大德住什么寺?”这是一句普通的问话,善会却象药山惟俨一样搞起了谐音,“寺即不住,住即不似。”这个意思是说修行佛法不着痕迹,不拘泥于一寺一庙之宗风。德诚又问:“不似,似个什么?”善会回答:“不是目前法。”德城问:“甚处学得来?”善会答道:“非耳目之所到。”——善会这里已经很好地做到了避实就虚了,讲出了禅意要靠自心体悟,不是感观和理性能弄清的,但德诚显然还有意见,说道:“一句合头语,万劫系驴橛。”这是说禅意既然不是耳目能体认的,善会你怎么却用语言来论断了呢?

  没等善会回答,德诚又问:“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这是对善会说:你距离终级真理只有一步之遥了,为什么不说出来呢?善会正要回答,德诚抡起撑船的桡子,一下便把善会打到水里去了。

  求生的本能此时压倒了一切,善会拼命地往船上爬,可每次才要爬上来,马上便被德诚打了回去,德城还边打边喊:“道!道!”

  生死关头,所有的语言、逻辑、佛法,全都被善会忘得一干二净,就在这个时候,善会心中豁然开朗,一下子领悟到禅的真谛。

  古人之风,山高水长,不过也成了广陵绝响,现在再没有人用这种方法来接引学人了。当时人们的思想比较理想主义,参禅念佛多是为了解脱轮回、直奔终极真理,现在人则现实得多,请个开光的佛像保佑自己合家平安、升官发财,全然不考虑这正好比求马克思保佑实现资本主义。

  回味船子德诚接引善会的说辞,有一句话至关重要,即“垂丝千尺,意在深潭,离钩三寸,子何不道”。这话句带双关,一是德诚以钓鱼人自比,要钓的就是善会这条大鱼,善会资质佳,功底好,好比一壶水已经烧到了九十九度,就差最后那一把柴了;二是将善会比作钓鱼人,把悟境比作鱼,说善会垂丝千尺,工夫下得够大了,只差那最后三寸。

  如果禅宗当真不立文字,这件事我们今天也就不会知道了。除了灯录的记载之外,船子德诚还给我们留下了三十九首《拔桡歌》,写得率性洒脱、天真烂漫,历元、明、清三代都很流行。其中最著名的一首就是写接引善会这段事:

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
 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

                              别错解了禅意! - 温润如玉 - 温润如玉的博客
 

  钓鱼人是参禅者,鱼儿便是禅境,鱼线垂了千尺,可见禅境之难寻难觅。一波才动,字面上是水波,暗地里是说心念的波动,钓鱼如果钓得心急,心念躁动,这一动之下便有千万个念头源源不断,鱼儿便难上钩了。鱼儿不上钩,其实也没关系,不上钩就不上钩吧,不必强求,夜静心也静,还是回家算了。小船上空空如也,一条鱼也没有,却有皎洁的月光普照大地,也照在了我的船上。在这样的月色下,我与船、船与天地,全都融为了一体,无挂无碍,无牵无绊,虽然还是一只空船,鱼儿却已经上钩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