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魔 业  

2009-08-11 08:16:48|  分类: 渊澄取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自给*****留言的留言回复

 

因为你有目的去做啊。为了任何目的,都是把自己捆绑在那个目的上,从此眼中所见、口中所说、心中所想、行上所作,都是那个目的。从此,人生再也没有仰望天空的遐想,再也没有坐拥流水的无端,再也没有什么都没有的为赋新诗强说愁的风流与浪漫。
那个磨啊,把生命耗尽、激情耗尽、慈悲耗尽、善良耗尽——纯粹的自我折磨。然后就会发生周边人的被动卷进你的自我折磨中,变成磨他——复杂的自他折磨。
然后,就剩一群自我折磨自他折磨的互相折磨的人。这群人,只好被称作魔。不能开心享受自我生命,不能让他人享受他人生命的所有神圣的事业,都可以被上升为魔业。

 

 

   依照十二因缘观的教理,无明缘行,无明妄动,才有了接下来的一切。记得1993年我跟当时任中央电视台英文栏目的撰稿人赵教授在他家里聊天时,他太太就问过我,什么是爱情。我的回答很干脆:不明所以,不知所以,"所以"就是爱情的最简单的原始动力。

   而这个动力,也就是佛陀通过观察,一再的强调并告知我们的是:贪欲为放不下的根本,放不下的根本在于执着,执着的根本在于分别,分别的根本在喜欢和厌憎的对立交叉生起,喜欢厌憎的根本在我执,我执的根本在情感,情感的最大爆发在爱情,因为一切众生皆因淫欲而证性命。作为普通的畜生道众生,淫欲是为延续生命为主。而作为人,单纯的淫欲已经被各种文明的发展所规范和约束,因此,爱情就成了人类延续生命的,自我生命执取的,族群生命大我群我的归属的最有力工具。

   佛陀发现了这个道理,也自认为找到了有效的方法,那就是智慧的远离(心),而不是单纯的逃避(身)。

   问题是:不是谁都这么想的,也不是谁都愿意这么认识的。因此,佛陀不得已又寻找到更进一步的方法,那就是几种特别的修行方法来对治。

   第一观:不净观。常观此身不净,九孔犹如有九个开关,凡是往外排出的,叫做九孔常流不净,想想也是。人身,从哪个口往外冒得都是自己和别人不喜欢的。“情人眼里出西施,西施眼里出眼屎”。不是眼屎,就是眼泪,也是咸的,没谁拿来炒菜当佐料的。

   第二观:青瘀观。看看喜欢某个人,男看女,女看男,都一样。舍不得放不下。好了,坐在那里,观察死人的尸体自然变化的过程,浑身不动,九孔已经不再工作,但是全身开始发炎,那就是一点点的青瘀起来。

   第三观:肿胀观。神奇的大自然,让来自泥土的生命体,躺在泥土上,慢慢的肿胀起来,然后,各种小生命从外来吸食的,从内里走出来的,把这个尸体消化的差不多了。

第四观:白骨观。纯骨无肉。再无美丽,再无神采,再无往昔的一切,只落得白骨一地无人识。 

   遗憾的是,佛陀教导的这些方法,在汉传地区(中国大陆、台湾地区、韩国、日本、越南、柬埔寨),在藏传地区(西藏、青海、甘肃、四川、内蒙古、外蒙古以及中亚部分地区),都纯粹做了教法的教科书,操作的越来越少了。

   我2003年非典前在泰国南部素拉塔尼省佛使比丘的解脱自在园里,看过三尊真人的骷髅,就那么挂在法堂上,比丘们打坐,就对照骷髅打坐,骷髅总共有三尊。但是在中国,这样的寺院,只有关门大吉喽。哪个信徒要对照骷髅许愿啊?哪个香客看见骷髅不恶心啊?

   根本原因:在于大乘佛教的义理,行法,步骤,都发生了根本性变异。早就把这些核心的教法抛弃了。

 

回头看,佛陀对自己的定位。

   自依止,法依止,莫他依止,莫异依止。以法为舟,以自为舟。

   我如良导,知方导迷;我如良医,知病说药。

   佛在僧数。

   佛非神鬼。

   有生必有灭,有老必有死。我此朽老之身,比如废弃老车,日久残败。我之教导,犹如恒久长河,还将滋润。

   见缘起即见法,见法即见佛。

   见我色身,于你何补?如说修行,方是真我弟子。 

   这些教导,散落在各个经典之中,都在强调如说修行的必要。如说修行的根本在于自力救赎,自我解脱。没有神力救拔,毋须外力拯救。要解放全人类,只靠我们自己。要从束缚中解脱,只有依赖自己。

   问题是:人类不劳而获的贪心,只想要更大的不劳而获。所以,按照佛陀的教导去做,做得太辛苦。最好还是有个神灵,把自己的好处留给自己,把自己的不好处,透过一点点轻微的礼拜供养烧香磕头火供,交给神灵替我负责。

 

仔细观察佛陀的时代,佛陀的教法:“离不开前人,离不开时人”(昨日上海商亦载道-精神启示论坛许嘉璐先生演讲中语),离不开后人(我自己的追加语)的贡献。但是,佛陀的教导,就是吸收了时人前人的优点,摒除了时人前人的缺点,找到的独特的自己的教导方法。  

   因为,鬼神决定一切的理论佛陀不接受,所以否定了前人“韦达天启”的婆罗门教三大支柱的第一个支柱。因为并没有一个决定创造守护毁灭的真神主宰决定人间和人生的一切,人生的一切,乃由自己的业力决定,所以,人的最大作为不应该是贿赂神灵而是做自己的主人,因此佛陀又否定了“祭祀万能”的婆罗门教的第二个法宝。因为人自己决定自己的作为,自己的作为决定业力,业力决定生命走向,因此既然祭祀神灵用不着,那么祭司这个阶层更加用不着。所以,婆罗门教的第三个法宝“婆罗门至上”也被佛陀彻底否定了。

   佛陀,绝不是一个破坏者,或者一个单纯的革命者,更不是一个虚无主义者。

   佛陀否定了婆罗门教的三大法宝,对于旧有的宗教秩序和宗教义理这是破坏和革命,但是佛陀并没有破坏了完事,而是找到了替代的缘起论。找到了平等说。找到了人人可行的自净其意的简单操作办法。

   婆罗门教主张:韦达天启,神创造一切。因此人是卑微的,被救赎的,等待审判的――不能自主的。

   佛陀主张:神,不过是六道轮回之一道。天人之福享尽,还得六道轮转。决定人的祸福吉凶的并不是天,而是业力。业力作用的机制是缘起。因此业感缘起成为早期佛教的有力武器。尤其,那些证得神通的阿罗汉弟子们,用自己的神通力量观察哪个神灵天福享尽,又轮回在哪个人家出生或者死去。以事实说话,自然当时迷信的人们就容易抛弃传统的祭祀行为了。

   婆罗门教主张:福祸由神,祭祀万能。因此,让神高兴的仪式是必须的,供奉是必须的,人是只有透过特定的祭祀仪式才能让神高兴,从而远离灾祸获得保佑的。

   佛陀主张:福祸由心不由神。苦苦,坏苦,行苦。生老病死苦,求不得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五阴炽盛苦。这些生命的景象,不是谁特意安排的,生命必然的现象就是苦。因此,要想远离苦,必先了解苦的因,只有因灭,苦果才能灭。因此,苦集灭道,就是这样来的。苦灭,就是乐。而乐还是跟苦相对。所以佛陀不用这个词,而用灭。苦灭,不是苦,但是也不是乐。所以才有生灭灭已,寂灭为乐。这些,才是佛陀不走样的教导,也是佛陀对人类的最大贡献和指导。因为,越往人类文明昌盛的时代走,越会发现佛陀的灭苦之道简单易行。而把自己的命运交给鬼神的那些做法,就更加显得幼稚了。不知道佛陀当年怎么看到的,今天竟然是科学发展观了,科学发展观,就必然是远离鬼神决定一切的观点。

   婆罗门教主张:神造一切,神佑一切,神毁一切。因此,无助的无主的人们,只有遵从祭祀神灵的信仰,才能生命快乐。而要想生命快乐,必要祭祀神灵。而要祭祀神灵,必要透过特定的婆罗门阶层。因此婆罗门至上。婆罗门掌管祭祀,祭祀万能,万能的祭祀让万能的神灵开心,因此让神灵开心的人们也就自然的开心了。

   问题是:就因为人们无法摆脱生老病死的束缚,人们无法化解天灾人祸的纠缠,人们本来就不开心。用不开心的努力去寻找开心的结果,本身就违背此生故彼生此无故彼无的因果自然法则。

   因此佛陀主张:缘起,决定世界的成住坏空。缘起,决定人生的命运好坏。缘起,决定人心的喜怒哀乐。而每一个缘,都不得不遵从无常变化的自然法则,每一个缘,都不得不符合不能独立做主的无我性,每一个缘,都不得不被其他的缘所约定,所规范。因此,无常,无我,缘起,就是构成宇宙人生一切现象的本质。在这个整个的构成运行乃至毁灭之中,没有哪个更高,没有哪个更差,只是平等。一味平等。所以,佛经中常有“诸法一味,谓无常味,谓无我味,谓缘起味,谓平等味。”

   佛陀的革命之后的建立,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所有革命的大革命,是所有人类建设史上的大建设。因为,革命,无论自上而下的,还是自下而上的,都是一小部分人的事情。因为所有的建设,都是部分人的建设,更多的人只是享用就够了。

   但是,佛陀的革命,把修行落实在任何人的当下的一念心灵的运作之中。只要你对自己的心灵负责,这就是修行。

   只要你的心灵从每一个当下负责做起,时时,处处,事事,符合人性的必有规则,符合道德的自然规范,符合无常无我缘起的自然法则,你就会对生命有个全然的建立。这个建设,人人参与,人人享用,人人不必外证,不必仰仗看不见摸不着的鬼神神鬼神灵灵怪。这个建设,真的在人类的心灵建设史上至今无人能比。

   这就是佛陀的自我定位。因此,佛陀,没有把自己神灵化,没有把自己贵族化,没有把自己妖魔化。

   佛陀,只是一位导师。

   佛陀,也只有做导师。

要求导师身边的人都一样达到导师的地位,达到导师的境界,这个在人类的实践史上,也是不可能的梦想。

看看,提婆达多,公开分裂佛教,用教义,苦行来分裂僧团另立教主。佛陀,如果是神灵,为何不轻易的灭了提婆达多呢?

   善星比丘,照顾佛陀日常起居22年,最后却生陷地狱,因为他自己不思进取,秉持歪理邪说,一意孤行。佛陀多次劝谏,善星比丘一概不听。佛陀并没有祭起什么法宝,而是眼睁睁看着善星比丘堕入地狱。

   阿难尊者,做佛陀的侍者,幻想佛陀会赏赐自己一个阿罗汉果,结果托钵乞食,遭遇摩登伽女,亲历淫室。

   这些,无不告诉我们:佛陀,绝不代替任何人走路。绝不能代替任何人走路。决不可能代替任何人走路。

   绝不代替任何人走路。因此,佛性平等,人人自救。

   绝不能代替任何人走路。因此,佛陀是人,佛非鬼神。

   决不可能代替任何人走路。因此,佛为导师,善加教诲。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