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润如玉的博客

我喜欢脉脉的被你注视脉脉的注视你;我愿意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日志

 
 
关于我

眼看著你消失尽头, 你的名字始终叫不出口, 街上的人群拥挤依旧, 孤独的心情你能否感受

网易考拉推荐

紫砂壶、龙凤被面、柳条箱及其他  

2009-01-03 13:52:01|  分类: 日月盈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把紫砂壶,我甚至想不起来它的出处。

隐隐记得念大学的时候我用它来喝茶,与之配套的还有一个陶制的烟灰缸。那个时候总是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抽烟。记得有一次听到父亲来我房间,迅速将剩下的半截烟扔进烟灰缸,甚至来不及掐灭。父亲望了一眼袅袅升起的烟雾,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 . . . .

 

一对龙凤的软缎被面,火焰般地红,金色的龙飞凤舞,呛人地夺目!不由你不从心尖上喜爱。

“这个给我吧!”我对母亲说,“我拿去做窗帘。”

“给你也都是祸害了!”母亲嗔怪地回到。

我刚想反驳,脑子里忽然回想起来母亲曾经给过我一个绿色的锦缎被面,也的确被我用做了帘幔。如今,也不知道流落到了何处。

“呵呵,都婚了这么多次,还没缝过一床铺盖呢。下次我一定先缝两床被. . . . . .”

“少在那儿胡说八道!”我的话还没完,母亲插话道。顺手将被面扔给了我。

“嗯,可以做一对挂屏。”我暗想。

 

柳条箱是那种旧式的木箱,外面包着一层柳条编织的薄皮,刷着亮漆。记得小的时候家里有一个三开门的大衣柜,那是父亲亲手打制的。柳条箱就放在那个大衣柜的顶上,上面还盖着一个漂亮的钩织的帘子,一把小铜锁,明晃晃的像个铃铛一样挂在上面。 

如今锁头已经不见了,柳条的皮子也已经破损掉了一大片儿,连接箱体和箱盖的折页也坏掉了一个,靠两条带子牵着才勉强算作是一个整体。母亲说“你要是愿意就拿去放些杂物吧,我再给你一个帘子盖上免得落灰尘”,还不等我回话,便殷勤地去找帘子。我急忙回到:要一块白布就可以!

其实,我本是不想拿的,随便买个整理箱都要比它好得多。可是看到母亲的殷勤,便心里不忍拒绝。而且忽然间我有一种感觉 ,这将是我与这个家唯一的一点联系,如果这次拒绝了,就再也不会有了——

帮母亲用绳儿将柳条箱绑牢,又试了一下不会松散开,然后将箱子拉回来并收藏了起来。以证明我的血脉。

去买了一个整理箱,新年折价,花了20元,人民币。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